365BET娱乐官网-割裂的ChinaJoy:玩家热情,中小展商却开始逃离
2019-08-08 13:41:45 来源:本站
一方面,玩家眼中的 ChinaJoy 永远不缺热点,大量的新奇产品、俊男靓女、舞台表演,游戏试玩;但在展商阵容中,一些中小团队,却开始选择观望,甚至逃离 ChinaJoy。

在上海,有两个 ChinaJoy。

一个是观众和玩家眼中的,一个是参展商眼中的。对于两部分人来说,ChinaJoy 是割裂的。

一方面,玩家眼中的 ChinaJoy 永远不缺热点,大量的新奇产品、俊男靓女、舞台表演,游戏试玩;但在展商阵容中,一些中小团队,却开始选择观望,甚至逃离 ChinaJoy。

永远在追热点的硬件

ChinaJoy 的全称是“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硬件厂商在这里亮相是天经地义的,哪怕你跟游戏的关系并不大。一直以来,硬件厂商,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团队,也乐于来这里刷个存在感,毕竟拥挤的人流,意味着天然的曝光。

两三年前,外界把 ChinaJoy 调侃为“ChinaVR”,因为在 VR 概念最火热的那些年,整个 ChinaJoy 会场,无论是 To B 还是 To C,都被设有 VR 游戏的展台填满,玩家们一拨一拨地排队体验,场景颇为魔幻。

但热点来了又去,比上海三伏天的天气变得还快。

到今年,VR 虽然也有厂商和游戏展出,但已经沦为配角,HTC Vive 的展台面积也小了一大圈。如今的热点,是 5G 和云游戏。

手游在如今中国游戏市场占据统治性地位,作为手游的载体,手机行业上下游的厂商们,自然也是这里主要的力量。高通骁龙更是包下来了整个 E4 展馆,OPPO、vivo、小米、ROG、努比亚等等高通阵营的展商都在现场布设了展台,高通也与中兴和电信合作,实现了整个展馆内的 5G 网络覆盖。

当然,既然是高通的展会,华为自然是不会在这里了。实际上在 To C 展馆,华为没有展台,只有在 To B 展馆,有一些云游戏、云电脑等云技术的展示,基于华为云的技术,除了手机云游戏以外,也提供 PC 端的云游戏业务。和高通不同的是,华为的技术更多的是提供平台,在现场也能看到一些游戏研发商,在与华为探讨云技术在 PC 游戏上的应用。

把手机通过扩展坞与电视相连接,再把手柄与手机通过蓝牙连接,同步云端的服务器后,手机就拥有了模拟主机的能力。《FIFA》《火影忍者究极风暴》等过去只能在 PC 和主机上运行的游戏,现在可以通过手机串流到显示设备上。

高通现场演示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高通的云游戏方案,在 5G 网络、1080 P 分辨率下,延迟已经可以做到几十毫秒的级别,几乎和本地游戏无差。云游戏技术,给了手机厂商们“反攻”主机,拿下核心用户的希望,谁都不愿意错过。

不过,参展的手机厂商们,“心思”并不都在游戏上,展出的内容,也不一定都和游戏相关,第一次参展的小米把整个“杂货铺”搬到了 ChinaJoy 现场,OPPO 则是把最大的区域留给了 Reno 十倍变焦技术的展示,这一切都和手机厂商们在发布会上所做的别无二致。

ChinaJoy 成了手机厂商的展销会。诸如索尼,一直都会在 ChinaJoy 现场提供购买优惠,游戏也会在现场发售。但手机厂商们,并不会在这里卖货,你能从这里拿走的东西,要么是礼品要么是奖品。对于厂商们来说,ChinaJoy 更多的还是一个曝光平台,作为品牌形象的展示。

毕竟,游戏是手机最重度的场景,抓住游戏用户,就稳住了每次性能更新的基本受众;而 5G 则是全社会的热点,最会追热点的 ChinaJoy,又变成了 ChinaCloud。

玩家很热,厂商很冷

N 馆是面向玩家、普通观众和游戏厂商的展馆,也是 ChinaJoy 最像一个游戏展会的地方,同时,这里也是人流量最多、排队时间最长的区域。任天堂第一次参加 ChinaJoy,是 N 馆最火热的展台之一,微软、索尼、任天堂也是第一次齐聚 ChinaJoy,索尼与任天堂的试玩区,排队都是 2 小时起步。

但主机游戏的第三方厂商,依然有些寒酸。比较有地位的第三方厂商,只有育碧还在坚持每年都来 ChinaJoy 露个脸(也是因为其在 PC 端也有一定的量级),现场育碧 CEO 宣布未来会推出中国背景的《刺客信条》,全场沸腾。

这是 ChinaJoy 作为游戏展会的另一个尴尬。主机平台,是 3A 大作最集中的平台,而中国的主机市场并不兴旺,缺少大量第三方厂商、以及重量游戏首发的 ChinaJoy,距离 E3 等知名游戏展会依然有差距。

N 馆的另一个核心议题是电竞。上海在逐渐强调自己“电竞之都”的位置,网易丁磊也宣布投资 50 亿在上海建立电竞产业园,上海地铁内,已经有了 TI 的广告牌。在展馆内,也能明显感觉到玩家对于电竞的热情,无论是现场举办的水友赛,还是知名选手、主播的亮相,都能掀起一阵热潮。

但与玩家的热情形成对比的是,是参展商数量的减少。《证券日报》报道提到,今年大概有三成游戏厂商缺席,其中不乏三七互娱这样有钱有名的公司。《恋与制作人》《闪耀暖暖》背后的叠纸游戏,在去年参展后今年没有继续,叠纸游戏对此表示,去年第一次参展,有很多玩家排队购买周边,但投入很大,也很累,还是等待“人手更多”时再参加。

对于 ChinaJoy 的投入与回报,一位巨人游戏员工向虎嗅表示:“(参加)CJ 应该没太多回报吧,主要还是宣传。花费挺高的,摊位费就一两百万了,还有装修、Showgirl、物料之类的。其实来 ChinaJoy 的玩家很多也不算是很核心,都是奔着周边来的。”

对于今年很多厂商缺席的情况,他认为(游戏行业)整体大环境确实不好,很多小厂来不起了。但每年大厂们还是会来露个脸,是个“脸面”。

出海:幸运者的游戏

相较于 C 馆的拥挤,在 B 馆终于能得到一个相对舒适的逛展体验,这其中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人流的减少。

在今年 B 馆,游戏出海是最核心的议题,Chinajoy 前后,也有大量的游戏出海主题论坛、峰会,而过去,这样的峰会往往属于渠道、广告商,展馆内,境外支付支持、翻译团队、海外社交媒体广告等展台并不少见,而国内的渠道、买量的团队(尤其是小团队)在 B 馆出现得越来越少。

在 ChinaJoy 的入口处,Snapchat 设立了一块广告牌,这款 App 当然还没进入国内,但作为广告商,Snapchat 也第一次参加了 ChinaJoy,在 B 馆,为国内手游出海提供买量广告服务。

中国游戏厂商正在加快出海的节奏,中国也在成为重要的游戏输出国。这很好理解,中国市场已经饱和,海外市场是下一片掘金地,海外的渠道和国内的玩法比起来,相对没那么复杂,投资相对可以被大多数团队接受。

伽马数据《游戏产业半年报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自主研发网游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 57.3 亿美元,同比增长 23.8%,较去年同期增速有所突破;App Annie 的报告显示,中国厂商在出海业务上的支出,提高了 60%。在美国等成熟市场,用户的付费能力和意愿更强,而东南亚等新兴市场,游戏受众的增速显著。

不过,出海也是幸运者的游戏。在版号收紧、一些小团队难以为继的情况下,出海是“有余粮”的团队才有资格考虑的奢侈品。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9 年上市游戏企业竞争力报告》显示,上市企业中有 8 家企业商誉占净资产比重超 60%,商誉暴雷风险较大,有 13 家经营现金流量比率为负,有 9 家企业屡被监管警告,大环境依然不明朗。

To B 还是 To C?

对于一些大中型团队、公司来说,ChinaJoy 越来越象是“例行公事”,每年这里都会挤满观众和玩家,长枪短炮对准 coser,排队扫码拿周边,是 ChinaJoy 常规的一条龙操作,但厂商们已经开始斟酌它的投资回报比了。

ChinaJoy 主办方汉威恒信,已经被顺网科技全资并购,今年也是并购后的第一届 ChinaJoy。文娱商业观察报道过,行业关于今年 ChinaJoy 的抱怨,集中在提价方面,上市公司为了好看的业绩报表,要求汉威恒信执行更加严格的提价招商策略。

不少展商取消了配备机酒的媒体邀请活动,一位公关人士表示,今年的媒体活动确实明显少了。一方面是上涨的展会费用,而另一边则是低迷的市场环境。此消彼长,势必会让一部分展商对望而却步。

如果你留心这几年 ChinaJoy 的发展,你会发现最诡异、最割裂的现象是:跟游戏沾一点边(甚至不太沾边)的展商越来越多,但游戏行业本身的展商和相关活动却越来越少了。

作为国内最大的游戏、泛娱乐、IP 展会(你看,用一个词都没法概括了),挤得水泄不通的玩家,说明这个展会在中国,依然有着特定的吸引力,无论它更像什么。对于 ChinaJoy 来说,要思考的问题是,是如何把这样的流量,有效地转化为行业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