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娱乐官网-韩国推出“脱日自强”计划,是不是上策?
2019-08-29 13:34:03 来源:本站
与日本的这场贸易争端,对视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出口为经济命脉的韩国可以说是致命打击。

来源:东方智库

韩国和日本的争端,正在进一步发酵。由于受美日韩军事同盟关系的牵制,韩国与日本在外交、军事和安全方面未必彻底翻脸,但在经贸、科技等领域则显露出针锋相对,抗争到底的决绝态势。

图片说明:韩国科技信息通信部科学技术创新本部长金性洙(左四)28日发布“原材料·零部件·装备领域研发扶持计划”。韩联社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政府8月28日正式公布了旨在应对日本“限贸”的“原材料·零部件·装备领域研发扶持计划”。这一天恰好是日本实施新版《出口贸易管理令》,将韩国移出日本出口白名单的日子。

自7月2日日本宣布强化对韩出口三种半导体原料的出口管制以来,韩国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一方面对日喊话,请求美国调解,另一方面打“脱日自强”牌。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总理李洛渊,近期分头召开了韩国高科技企业座谈会,并到相关企业调研,研究对策。

28日上午,李洛渊主持召开应对日本出口管制部长扩大会议暨第七次科技相关部长会议,最终敲定了“脱日自强”计划。据韩联社透露,该计划主要包括三大内容:

图片说明:韩国总理李洛渊

一是韩国政府将在半导体、显示器等产业,指定100种以上的关键材料,并从2020年至2022年投入5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95亿元)以上的预算,大力支持这些材料的研发,以彻底摆脱对日本的依赖;

二是韩国政府将在直属总统的国家科技顾问会议之下,组建统筹管理关键材料的民官合作组织。韩国将由政府主导,制定凝聚产学研力量的具体行动方案,成立政府指定负责紧急研究的研究机构,暂定名为国家实验室(N-LAB),为实现韩国核心材料和零部件的商用化指定国家级实验研究设施,并为每个关键技术材料品类单独成立国家研协机制(N-TEAM),以便及时掌握研发一线遇到的问题和国内外动向;

三是韩国将通过战略投资、流程创新、放宽管制、定制型扶持、产学研结合,实现关键材料的货源自主可控,摆脱对外依赖,夯实增长基础,化危机为转机。

从计划看,韩国政府的决心强大,手笔很大,花费巨大。“脱日自强”计划已上升为韩国的一项国家重大应急行动计划和长期攻关战略。但“为了避免关键材料品类为日本获悉”,韩国政府没有公布此项计划的具体明细。

在经贸和科技领域,韩日两国有着很深的关系,属于典型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国早已形成了日本向韩国供应零部件和原材料,韩国制成完成品后,向全球销售的分工合作链,而且一直运转的不错。最近韩日矛盾激化,背景很深,情况复杂,实际并非两国在经贸科技方面产生矛盾,也非利益分配不均而闹翻,而是由于两国历史问题引发内政、外交和法律矛盾尖锐化所致。但这场争端,客观上对韩日经贸科技关系产生了重大冲击,对视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出口为经济命脉的韩国可以说是致命打击。

图片说明:文在寅总统(左)到韩国企业视察

长期形成的产业及贸易结构决定了韩国经济对日本的重大依赖。韩国的经济严重依赖出口,韩国的半导体制造在全球占有重要位置,但韩国的半导体生产所需原料直接受制于日本。其中不可或缺的蚀刻气体(氟化氢)、光刻胶(感光材料)以及用于显示屏制造的氟化聚酰亚胺等20个品类的原材料,特别是尖端产品的原材料,基本上都靠从日本进口,仅部分一般产品的原材料在其他国家有替代品,但一是数量不足,二是质量得不到保证。

据称,在日本对韩国实施“限贸”禁运并将韩国移出口管制白名单后,韩国大约有1100多个出口型高科技产品的关键原材料和核心技术,成为了日本的严控管理对象,日本随时可以对韩国实行断供和限供。以蚀刻气体等三大品类为例,日本企业掌握全球份额的7—9成,处于欧美企业也难以追赶的水平。

据日方称,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的总规模中,日本企业占据市场份额的50%,在用于制造高性能半导体、利润率很高的尖端材料方面,日本的占有量超过80%。

如在硅晶圆方面,仅日本信越化学工业和SUMCO两家公司就拥有全球市场六成的份额。其中光刻胶一项,就足以卡住韩国半导体制造的很多脖子,光刻胶用于涂布在半导体基板上后,通过照射特殊光线把电路图案,转印到基板上。日本的JSR和东京应化工业等日本企业,在这一领域占有全球九成的市场份额。

韩国的经济科技发展不无骄傲,但在全球新的经济、科技竞争中,资源禀赋和技术实力有限的韩国,也越来越感受到竞争的压力。文在寅的执政将进入后半场,明年韩国将举行国会选举。近年来的韩国经济,连文在寅本人也感到不满,因此他一直想方设法推动韩国经济的发展,包括力主与朝鲜缓和关系,以期通过“和平经济”和“北向战略”,改善和拓展韩国经济,从而凸显其政绩。

日本的“限贸”措施直接影响了韩国的出口。据韩联社报道,今年以来韩国的出口一直大幅度下滑,也由此导致韩国经济整体“不振”,这对文在寅政府来说,显然不是好兆头。因此,韩国政府决意摆脱对日本的严重依赖,推出“脱日自强”国家计划,以提振韩国经济和科技的发展与竞争能力,掌握发展主动权。

但韩国的“脱日自强”计划是否属于上策,能否成功,则引发了包括韩国国内政界、经贸界和科技界的争议。一些分析认为,从主观意图讲,韩国推出“脱日自强”计划无疑是合理的,政府也可以借此笼络民心,增强韩国的民族自强和凝聚力,但问题在于是否可行。目前的疑问,主要集中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远水解不了近渴。业界普遍认为,即便韩国的“脱日自强”计划如期实行,顺利推进,也需要至少5—1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见效,而韩国的主要半导体企业及相关的出口企业,现在面临的是等米下锅的窘境。由于日本已经开始对韩限贸禁运,不少半导体出口企业不得不减产甚至停产,而下游企业又等不得。

其次,有心是否就有力。韩国在关键材料和技术方面真能通过自强赶上日本?日本所掌控的一系列关键材料和技术,是经过多年投入巨资研发出来的,而且绝大部分的核心材料和关键技术是绝密的,仅有日本凤毛麟角的企业所掌握。韩国志向远大,但如何追赶日本是个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一些舆论发问,韩国是否投入数万亿韩元就能达到目前日本的水平,如果真是这样,那世界上比韩国经济实力强的国家早做了,早实现了。

图片说明:韩国青瓦台8日举行会议应对日本出口管制措施

另外,即便韩国经过数年卧薪尝胆赶上了日本现有的水平,但日本人不可能面对韩国的追赶睡大觉,停步不前;韩国在与日本的技术竞备领域,可能一直都在追赶的路上,毕竟韩国要面对的是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起,逐步筑造起的半导体产业技术高地。

一些分析认为,韩日两国的高科技竞备,韩国“脱日自强”,所涉及的具体细节与难度问题太多了。如日本企业在高纯度氟化氢领域,积累了很多世界其他国家的同行企业甚至没有听说过的尖端技术。氟化氢用于生产树脂时,只需将杂质控制在千分之一以下即可,但制造高性能半导体则要求达到万亿分之一以下的水平,需要采用非常特殊的技术方法才能生产,而且还必须具有采用特殊合金的设备,而目前的韩国在这方面还处于起步阶段。

第三,国际市场的品牌与占有问题。日本的高端材料和技术,经过几十年的拼搏、竞争和磨练,早已占领国际高端市场,深入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韩国即便也能生产出同类产品甚至同等级产品,韩国研发所付出的成本代价也极其高,因而价格也必定比日本高出很多,在国际市场上将缺乏竞争力。而且,韩国的半导体等高科技的材料作为新品,很难与日本的名牌产品竞争。

图片说明:韩国民众对日本断供表示抗议

据初步统计,目前韩国至少在电子零部件、化学物质与化学制品、塑料与橡胶和精密机械及零部件等六大方面,与日本的技术、产品和制造有较大距离。韩国每年从日本大量进口,去年韩国对日贸易逆差240亿美元,要在如此数量的逆差中自主研发自己的高端、关键产品,推进原材料和零部件的韩国化,决非一早一夕所能实现,搞不好数万亿韩元的研发费白扔了。

有分析认为,就韩日两国而言,日本更重视基础研发和尖端技术的研发,每当世界上出现技术创新,日本的原材料和零部件厂商都会投入巨额的资金和人才,展开殊死竞争。

而欧美的半导体企业,则采取了更为聪明的办法,它们一般远离这种竞争,而将研发和经营资源集中到其他方面,注重开辟新的领域,但照样赚的盆满钵满。如全球知名的通信用半导体企业美国博通公司和智能手机半导体企业高通公司,它们都不自己生产,都没有自己的工厂,只将生产委托给其他企业,走“无厂企业”之路照样取得巨大成功。

英国的ARM则专注于半导体的设计,甚至没有自主产品。但采用ARM的半导体技术的移动终端的市场份额,预计占有全球的9成。这些欧美企业,走的是与日本企业不同的竞争拓展之路,但它们依然作为独一无二的存在,掌握着全球半导体行业的另一种命运。反观日本,目前仅仅在全球半导体材料方面占据垄断地位,而在设计领域则落后于英美的半导体研发企业。

图片说明:日韩领导人夫妇在大阪峰会上合影

有分析认为,韩国真要争气摆脱日本,甚至胜过日本,应该在细致研究目前日本在世界信息科技等新一轮科技革命中,处于相对薄弱地位和环节的地方下手,走差异化竞争之路,而不是与日本进行针锋相对的硬拼。有评论指出,中国在智能产业、数字经济领域不断发力,就选择了很好的创新竞争突破口,从而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众多分析认为,人工智能将是未来的朝阳产业,韩国可以在这方面大大发力。世界著名投资人、日本软银的会长兼社长孙正义,今年7月在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会谈时表示,未来的产业与投资,“第一是AI(人工智能),第二是AI,第三还是AI”,建议韩国对AI进行集中投资。

图片说明:韩国先进电子产业园区

但文在寅有文在寅的想法和诉求,孙正义有孙正义的精明与算计。韩国隆重推出“脱日自强”计划是否能成功,只能有待事实的检验。(本文作者为东南大学国际战略智库资深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