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网址多少-先声药业退美冲A二次上市,曾创中概股纪录,如今身陷贿赂风波
2019-09-09 20:37:50 来源:本站
作者 | 文一尔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作为中国第一家登陆纽交所的生物化学制药公司——先声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先声药业”),8月30号发布公告称拟在A股IPO,现已在接受中金公司辅导。

时隔五年,先声药业再次出现在了资本舞台上。2007年,先声药业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募集2.26亿美元,市值超过10美元,成为彼时亚洲化学生物药企业在全球最大的一次IPO。

来源:先声药业官网

好景不长,在金融危机以及浑水香橼做空的双重夹击下,2008年,先声药业股价整整跌去四分之三,跌至4.41美元。

“我们的股价在美国市场是被低估了”,先声药业创始人兼董事长任晋生曾向媒体表示。

如此背景下,2013年3月,先声药业突然宣布收到以董事长任晋生为首的收购要约。随后完成私有化并于美股退市。

届时就有评论认为,先声药业如果美国私有化成功,肯定会进入A股,重新获得融资平台,同时,国内监管并不如美国严格,先声药业可以凭借其在国内医药市场的影响获得更多的支持。

现在来看,在美股“水土不服”的先声药业一直未放弃二次上市。

幕后推手

先声药业这家活跃在国内二线的药企,一直不缺“贵人”。

2005年底,联想弘毅出资2.1亿元,持有先声药业31%的股份。弘毅公司高层明确表示,入股的初衷就是把先声药业尽快推向资本市场。

先声药业是联想弘毅经手的第三家实现海外IPO的公司。作为当时其第二大股东的联想弘毅,更是在先声药业上市当天出售部分先声股票套现3300万美元,较最初投资收益翻了8倍。

先声药业私有化背后也有着经验丰富的老手加持。

2013年3月11日,先声药业董事会宣布收到由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任晋生、New Good Management Limited和Assure Ahead Investments Limited及其附属机构(买方集团)发起的不具约束力的收购要约,将以每ADS收购价格为9.56美元现金收购所有不由买方集团控制的流通股。先声药业私有化开始启动。

据收购要约,收购集团交易所需资金来自借债和发股筹资。

2013年12月23日,根据先声药业的私有化方案,先声药业、弘毅投资、挚信资本、复星医药(600196.SH)等共同组成财团,以9.66美元/ADS的对价,作价4.95亿美元收购上述财团不持有的全部外部流通股。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先声药业的股东,A+H两地上市的复星医药已经参与了三家美股医药公司的私有化,其中包括同济堂、美中互利和先声药业。

对于任晋生来说,私有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想立刻对先声药业进行资产重组,剥离一些暂时亏损的业务,但这件事放在美国上市公司层面来做,震动太大。

最终,先声药业与Simcere Acquisition Limited合并,并作为存续主体成为Simcere Holding Limited的全资子公司,先声药业私有化完成。2014年1月,于纽交所退市。

来源:天眼查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先声药业集团目前持有先声药业88.92%股份,国开发展基金持有公司11.08%的股份。

二次上市,谋划已久

截至目前,先声药业的产品已覆盖抗肿瘤、中枢神经、风湿免疫、抗感染、心血管等多个领域。

而这家成立于1995年,集药品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新型药业集团,其规模、产品线的不断壮大,在早期靠的是马不停蹄的收购。

公司的明星抗癌产品“恩度”就是2006年通过并购获得。2007年上市后,先声药业更是加快并购步伐,至少完成了六次并购。

但2009年之后,以”收购见长“的先声药业踩下了急刹车。先声药业收购并控股的延申生物因人用狂犬疫苗造假被罚停产,7名延申生物原高层被批捕。

此次事件对先声药业造成了重大影响,2012年利润下滑,主要原因就是延申生物带来的9724.7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与此同时,先声药业开始了合资的尝试。

2012年,先声药业与全球十大药企之一、九价HPV宫颈癌疫苗全球唯一生产商的默沙东建立了合资公司,先声药业的基层销售网络加上默沙东的品牌效应,以期共同开发中国市场。

但竞合模式难调利益纠纷,不到三年,合资公司以解散收尾。

图片来源:网络

在经历过美国资本市场洗礼和国内收购、合资的挫败后,任晋生开始意识到,在新药的获得上,自主研发可能比单纯的并购更加可控。

拥有了弘毅投资、挚信资本、复星药业等实力股东并成功私有化的先声控股,在2014年进行了一项名为“百家汇”的创新创业平台的投入。截至2018年12月,目前已经有超过100家的生命科学公司在百家汇落户。

任晋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他的“下一局”将是让先声药业二次上市。任晋生还曾表示,选择港股上市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因为回归A股,难度系数相对较高。

上市辅导期间深陷“举报门”

2016年初,就有消息传出,先声药业已委聘招商证券(香港)有限公司、摩根士丹利和瑞银集团经办其IPO事宜,并计划在2016年第三季度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募股活动,筹集不超过10亿美元资金(约78亿港元)。但上述事宜并无后续。

此次A股上市辅导的公告意味着,先声药业终于在美股退市5年后,重新回归资本市场,只不过这次选择的是难度系数更高的A股。

首席科创官注意到,如此关键时刻,先声药业却因举报门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2019年8月18日,据《中国经营报》报道,近日北京卫健委下发的《关于开展群众投诉举报内容清查工作的通知》中,先声药业、阿斯利康以及默沙东公司因为贿赂被点名。

其中提及先声药业的’必存’在各医院销售期间,以贿赂医生的方式增加处方量,包括以开会的名义请医生出去旅游、吃喝玩乐。先声药业7款产品的返点费用率亦被举报人披露,这7个产品分别是必存、诺威、安信、艾得辛、捷佰立、恩度、捷佰舒,返点费用率分别高达45%、30%、25%、45%、45%、25%和40%。

其中,必存属于中枢神经类药品,诺威、捷佰立、恩度、捷佰舒都是抗肿瘤药品,安信抗感染,艾得辛是风湿免疫药品。必存更是先声药业的“拳头”产品,每年给先声药业带来销售额10多亿元。

报道同时表示,北京市丰台区卫健委方面的回应是:“这是医疗机构内部的文件,这件事情只是医疗机构内部的核查。”

至于此次“举报门”是否会对先声药业的上市辅导产生影响,还不得而知。

曾在美股创造药企中概股辉煌的先声药业,在私有化退市5年后,究竟能否成功回归A股舞台?您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