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网址多少-马来西亚超400所学校停课,祸首竟是印尼?
2019-09-17 19:34:22 来源:本站

印度尼西亚廖内省甘巴地区的余火和灰烬。(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最近一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部分地区都笼罩在令人窒息的烟雾中,空气质量均已降至非健康水平。新加坡国家环境局(NEA)近日发布健康咨询报告警告居民留在室内;马来西亚有关部门则已经向沙捞越州居民发放50万个口罩,并要求409所学校暂时停课。

而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则是已经在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部分地区和婆罗洲的加里曼丹省肆虐了数周的森林大火。据CNN报道,这场大火已经造成印尼93万公顷的土地被烧毁,数百名居民被疏散,超过9000名工作人员投入灭火工作中。

然而,这并不是印尼森林大火首次殃及东南亚邻国了。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印尼多次发生严重森林火灾,除了给印尼本国造成巨大损失之外,大火引起的浓烟雾霾还在印尼的邻国制造了严重的空气污染,严重影响东南亚地区的海陆空交通,2006年的严重雾霾甚至影响到韩国和日本。可以说,印尼林火及其引发的烟霾污染,已经成为东南亚地区环境治理顽疾。

印尼传统的“刀耕火种”的原住民农耕方式、种植园经济和印尼人多地少的现实,是印尼每年都会面临森林大火的主要原因。印尼一直都有所谓“烧芭”(焚烧芭蕉树)的传统,即山民在茂密的热带雨林中放一把火把植物覆盖地烧出一块空地以用于耕作,植物燃烧的灰烬则作为天然肥料。直到现在,印尼还有大量农业人口是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农业生产。同时,印尼一些棕榈园、橡胶园种植企业为了扩大棕榈和橡胶等高经济价值的树木种植面积,也会采用火烧毁林这种方式,将热带雨林烧毁后种植经济作物。最后,2018年,印尼人口已经达到2.68亿,其中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爪哇岛。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土地资源趋于紧张,少地或无地农民也会通过烧毁森林的方式清出土地进行耕作,印尼政府持续推行的“外岛移民”计划也让大量原始森林被用“烧芭”的方式不断开垦。加上每年7月恰好是印尼的旱季,降水较少,稍有不慎就容易引发森林大火。

印尼国内各方博弈,让解决问题面临重重压力。对印尼而言,经济发展仍是其国家发展的首要目标,为环保而放弃经济增长显得不切实际。举例来说,印尼棕榈种植园及相关产业,不但解决了2100多万人的就业,还可为印尼创造数百亿美元的出口收入。在这种情况下,印尼政府显然不愿放缓棕榈种植园的发展,过去多年也对棕榈种植园企业防火开路和清理场地种树的行为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同时,印尼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之间,围绕如何保护森林和发展地方经济之间也存在博弈;传统农耕方式与现代环保生产方式之间也存在博弈,这些都让印尼在解决林火及随之而来的烟霾问题的过程中,面临巨大挑战。

同时,地区管控和协调机制的不足,也让作为一个整体的东盟难以采取切实措施应对印尼林火问题。东南亚国家联盟的一体化进程目前更多着眼于经济领域,在社会发展、特别是环保领域存在不足。虽然早在1997年东盟就制定了《环境与发展雅加达宣言》和《东盟区域烟霾行动计划》,要求加强区域合作,防治烟霾污染;2002年还通过了首部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区域环境合作协议——《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议》,但印尼一直拖延到2014年才批准这份协议。虽然东盟已经依托这些文件搭建了应对环境问题的合作框架,但东盟的框架内没有类似于欧洲法院的监督机构,有关环境问题的纠纷只能通过国家间协商解决,这弱化了东盟作为一个整体应对环境问题的能力。事实上,直到现在,印尼政府仍强调如何开发和保护印尼境内的热带雨林是印尼政府主权范围内的事务,其他国家无权干涉。

这也意味着,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从目前的机制来看,仍需以印尼为主、国际合作为辅。作为一个区域大国,印尼需要改变其传统的经济模式,在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找到平衡;但同时,那些因为印尼的“牺牲”而获利的国家,也不能一味指责印尼忽视环保责任,而是需要采取行动帮助印尼实施生态治理行动,为印尼经济转型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只有双方共同合作,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烟霾污染”的经济动机,实现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海外网评论员 聂舒翼)